黃岡快修商貿有限公司
達豐電腦連鎖11年老店鋪

內存條為什么暴漲?----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二維碼 116
發表時間:2017-10-28 11:45作者:鐵流來源:網絡,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
文章附圖


   自去年三星Note7接連自燃事件之后,固態硬盤、內存條、以及閃存卡等存儲產品的價格就開始瘋漲,在2016年第四季度,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現貨價更是持續攀高,DDR4 4Gb存儲芯片最近的現貨均價已達3.347美元,漲幅達18%,創18個月來新高。鎂光公司的NAND Flash 64GB MLC 顆粒漲幅超過25%。而到今年上半年,一根8GB DDR4的內存條已經從2016年上半年的200元左右瘋漲到600元左右,電商里價格最高時一度達到900多元,256G固態硬盤的價格也近乎翻了一倍。即便是飽受國人詬病的房價上漲速度,也無法和內存條的漲價速度相提并論。存儲芯片價格暴漲這種現象,折射出中國企業在存儲芯片領域的缺乏話語權。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

存儲芯片市場被三星、海力士、東芝、鎂光等大廠壟斷

存儲芯片中使用最為廣泛的當屬NAND Flash和DRAM。DRAM是動態隨機存取存儲器,是用來臨時存儲數據的芯片,電腦關機數據就會丟失,電腦上4G/8G/16G內存采用的就是DRAM。NAND Flash閃存是一種非易失性存儲技術,即斷電后仍能保存數據,比如手機上16G/32G/64G的閃存和電腦上的固態硬盤用的就是NAND Flash,像大家平時手機拍照的照片就存儲在這種芯片里。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

目前,NAND Flash市場被三星與東芝聯合的ToggleDDR陣營和英特爾與鎂光為首的ONFI陣營把持,三星、東芝、閃迪、鎂光、SK海力士等國外巨頭占據80%以上的市場份額,其中三星是領頭羊,市場份額約38%。在DRAM市場,三星、SK海力士、鎂光占據了超過90%的市場份額,其中兩家韓國企業三星和SK海力士的市場份額加起來高達70%左右。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

由于中國企業在NAND Flash和DRAM兩種存儲芯片方面的市場占有率微乎其微,且NAND Flash和DRAM被少數國際大廠所壟斷,特別是韓國企業擁有非常高的市場份額,這直接導致存儲芯片價格很容易受到壟斷企業決策影響。由于三星公司因Note 7自燃事件遭受了60億美元的損失,我們有理由懷疑,存儲芯片這一波的漲價潮,是三星公司為了彌補手機業務上的損失而挑起的。

韓國企業在存儲芯片漲價中獲益最大

在去年,雖然三星因為Note7接連自燃事件蒙受了超過60億美元的損失,然而如此巨大的損失卻沒有使三星傷筋動骨。從去年年底開始的存儲芯片和屏幕等零件大幅漲價使三星反而大賺了一筆。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

根據三星發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初步財報顯示:受存儲芯片價格上漲推動,2016年四季度三星電子運營利潤78億美元,同比增長50%,創三年新高。在今年第二季度,三星更是借助存儲芯片價格瘋漲的機遇,在芯片銷售業績上一舉擊敗美國芯片巨頭Intel。與此同時,韓國另一家企業SK海力士也因存儲芯片價格瘋漲使營業利潤率達到45.59%,居于韓國30家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中位列榜首??梢哉f,在存儲芯片價格瘋漲的同時,三星、SK海力士等韓國企業的利潤屢創新高。

也正是因此,有觀點認為,從去年第四季度開始的存儲芯片漲價潮是由三星挑起的,目的就是為了彌補因三星Note7造成的經濟損失。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

寄希望于跨國收購建立自己的存儲芯片產業是不現實的

一直以來,西方國家在高科技上對中國嚴防死守,即便是存儲芯片這種技術含量并不算太高的業務,國外政府也對中國嚴格限制。中資曾經試圖收購日本爾必達,紫光也曾經試圖收購閃迪和鎂光,但這幾次嘗試都未能如愿。在美國受阻后,紫光集團瞄準韓國,力圖投資300億人民幣收購SK海力士15—20%股份,然而也遭到對方拒絕。之后,紫光選擇了“曲線救國”,通過入股西部數據,然后由西部數據出面收購閃迪,希望以這種方式繞過美國的監管。然而即便如此,這筆交易最終也因為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查而告吹。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

前不久,日本東芝因此財務問題不得不壯士斷腕,出售其麾下的存儲芯片業務。雖然在收購過程中,富士康給出的報價遠遠高于其他競爭對手,但東芝還是將存儲芯片業務賣給了貝恩資本。原因就在政治因素——日本政府認為:如果是售給中國或臺灣的企業,將根據外匯及外國貿易法勸告東芝中止或重新考慮。日本政府的經產省官員就曾表示:“東芝公司可以賣給蘋果這樣的美國公司,但中國公司是不行的”。日本經濟同友會代表干事、東芝社外董事小林喜光就表示:“西部數據等美國企業將是東芝半導體的合適買家”。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

從過去一系列不成功的收購案例來看,中國資本想要通過海外并購獲得存儲芯片市場的入場券是行不通的,中國必須建立自己的存儲芯片產業。只有這樣,才能實現產業發展不受制于人,老百姓才能買到物美價廉的電子產品。

效法三星舉國體制發展存儲產業

一直以來,國內部分學者將新自由主義奉為圣經,鼓吹“私有化”、“自由市場”、“小政府”。然而,從韓國在存儲芯片領域的逆襲來看,奉行自由市場完全是自欺欺人,只會使自己成為任人宰割的羔羊。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韓國三星等公司充分利用存儲器行業周期性強的特點,以舉國體制為籌碼,在價格下跌、生產過剩的大環境下,逆勢瘋狂擴產,通過大規模生產進一步降低產品價格,由此引發價格戰造成存儲芯片企業普遍虧損。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

通過舉國體制和政府輸血,以三星為首的韓國企業將一度占據DRAM市場50%以上份額的日本企業拉下馬,成為存儲芯片領域新的王者。這個發展過程,和三星的面板產業通過數次反周期投資,最終將日本和中國臺灣的競爭對手甩在身后如出一轍。

對于中國來說,韓國三星在過去幾十年的做法就是最好的模板。在資金上,紫光集團在武漢和南京等地的投資可謂不惜血本。在人才方面,長江存儲已經從臺灣高薪聘請了有臺灣“存儲教父”之稱的高啟全,并從臺灣企業中以2-3倍的高薪搶人。相信在資本、技術的高額投入和做好人才的吸引和培養工作之后,中國的存儲芯片產業也能像京東方在面板產業那樣實現逆襲。想必這也是紫光豪言到2020年長江存儲將能進入世界內存企業的第一梯隊的原因所在吧。

三星操控存儲芯片漲價超過房價 中國應舉國體制發展存儲器破局